nailuoshihua

不过走过的路……

再见8

“subaru 你准备什么时候回来啊 这可跟我们说好的不一样 你准备待在美国再也不回来了吗?”锦户在电话另一头朝涉谷抱怨着 涉谷离开日本已经一年多了 锦户已经不知道是多少次催他回国了


“好啦 我知道了 我会尽快回去的”涉谷说道


“你不要敷衍我了 每一次你都说尽快 早就过了一年了 你早该回来了 这次你拖不了了 工作都安排上了 机票也订好了 我在东京等你 ”锦户换上严肃的语气又说道


涉谷刚想在争辩些什么 锦户却已经把电话挂断了 涉谷想了想 这一年多下来他还真想就这样一直闲下去 没有工作的烦恼 没有人际关系的烦恼 自己待在鸟语花香的地方干自己喜欢的事 因为喜欢所以才多待了很久 但是美好的时光总是有期限的 总还是要回去工作的


“subaru 接下来给你接了电影 你要做演员了”锦户说道


“电影?我对拍戏没兴趣你是知道的”涉谷皱起了眉头说道


“所以你该提提兴趣了 新歌也是电影的曲子 作为你复出的重磅炸弹怎么样?”锦户边说边把剧本塞到涉谷手里


涉谷还是不依不饶跟在锦户身后不停说道“唱歌就唱歌 我又不会演戏 你给我退掉吧”


“subaru 这是个机会 你要努力去适应 这是作者指名要你出演 很适合你的 从京都来的追梦音乐人”锦户边说边抓着涉谷肩膀安抚他


可是涉谷还是一脸不情愿的看着锦户 锦户又说“下周就开拍了 你回去把剧本好好看一下”说完锦户就离开了


涉谷坐了下来开始端详剧本 他看着看着的确有些奇怪 他虽然不完全确定 但是这个主人公的确和他很像


涉谷接下来的时间从拍摄到录歌都忙碌的结束了 在最后的庆功宴上 涉谷正和来打招呼的人寒暄着 锦户又走到他旁边 身边还站了一位先生


“subaru 这是作者丸山先生 就是他推荐希望你能出演主角的”


涉谷在锦户说话之前就看到了丸山 他死死盯着丸山并没有注意锦户说的话 反而是丸山在锦户介绍完之后笑着说道“我见过涉谷先生 我可以和他说几句话吗”


锦户听了点了点头笑着走开了


“subaru 好久不见”丸山笑着说


“小说是你写的?”


“是啊 以你为原型写的 由你出演最合适了”


涉谷并没有接话 丸山又说“subaru 我没有让你失望吧”


“如果你做这一切是为了向我证明 那太没必要了 你怎么样 我一点都不关心”涉谷淡淡的说道


丸山看着涉谷久久说不出话来


宴会很快结束了 丸山除了和涉谷聊了几句之外在没和他说上什么话 也没有那种故友重逢的感觉


在大家都陆续回去的时候 丸山找到正要上车的涉谷 他叫住了涉谷 涉谷回过头来


“subaru 我是为你才走到今天的 我没没再有可能了吗”丸山问道


“你知道吗 这就是我讨厌的地方 如果你是为自己反而我会佩服你 如果只是为了我 说实话 我毫无感觉 并且认为离开你是对的”涉谷面无表情的说着


丸山一步一步走向涉谷 他站在涉谷面前“我原本想要偷懒的过一辈子 是因为想要抓住你的决心让我出现在这里 你的意思是我做的一切都是无用的吗?”丸山近乎是喊出来的


“你不觉得为我做这一切的这种话很蠢吗?”


丸山看到涉谷冷漠眼神他倒吸了一口气 自己曾以为涉谷的离开和绝情是为了激发自己 他并不知道原来这都是涉谷真心的 他回忆起自己在工厂里点点滴滴的琐事 到一年的时间成为畅销书作者所经历的种种 在涉谷眼里什么都不是 丸山愣住了 以前总以为涉谷无表情的脸庞下是一颗不会被削减爱意的心 此时的丸山才明白自己有多自作多情 涉谷的冷漠叫丸山震碎了心 他还在原地回味 涉谷早已头也不回的扬长而去


陪在丸山身边的只有大仓 他拍了拍没什么精神的丸山


“算了吧 现在你也有名气了 不如就放开吧”大仓说道


“话是容易”丸山扶了扶额头


“我现在满心思都是他 怎么放得下”丸山有气无力的说着


“这倒不像你 我以为你挺想的开的”


“是出乎我意料之外的 我有点疲惫罢了”丸山朝大仓苦笑着说道


“说实话 我早就提醒过你 subaru对你可不一样 别太高估自己 你啊 就是认不清现实”


“好了 别说我了 让我自己待会吧”丸山说着有扶着额头


“那你自己想清楚吧 我先回去了”大仓说着就离开了丸山的家


丸山一个人瘫在沙发上 脑袋没法想什么事情 就只能回忆着以前上学的时候涉谷的样子 他想着想着突然笑了出来自言自语的说道“真没出息啊 我居然还要靠着回忆才让自己平静下来”


夜晚的风还是凉的 涉谷一个人在外面看着天 “你也真是努力了啊 maru 只可惜 一切都太晚了”涉谷小声的嘟囔着听见闹钟声才回了房间


再见7

涉谷的病房有一个时钟 滴滴答答的声音提醒着丸山他的沉默正随着指针行走 丸山闭上了眼睛淡淡问道“这是你一定要见到我才说的话吗”


“是啊”涉谷也淡淡的回应道


此时房门被推开了 大仓似乎得知丸山到来的消息 赶紧赶了过来 丸山看到大仓 索性站了起来 避开了涉谷的视线 招呼也没打就离开了病房 甚至无视了大仓的叫喊


“你们说什么了?”大仓走到涉谷旁边问道


“我对他说了些心里话”涉谷边说边看向窗外


“一直压在心里的事 让他和我都不能得到自由”


大仓不一定完全明白涉谷说的话 但他看到涉谷的表情也猜的到他们聊天的内容 他有些讶异于涉谷的态度


“他会疯的”大仓说完慌忙跑出去追赶丸山


而出了病房的丸山一路跑出了医院 既便气喘吁吁 脑海里还放映着涉谷的画面 全是学生时代的涉谷 他总是一遍遍喊着丸山的名字 丸山的脑袋里全是那一句句的“maru maru” 丸山像疯了一样奔跑在街道上 他开始恨自己 却觉得更恨涉谷 他一向喜欢涉谷 更重要的是他觉得他才是涉谷离不开的人 而现在 涉谷不仅离开他去了东京还要去美国 甚至直言告诉他自己的生活早已可以没有丸山 而丸山呢 此刻他才意识到 离不开的人是他自己啊


丸山跑的体力有些透支了 他停了下来看了看周围觉得有些头晕 但还是苦笑着自言自语道“说的就是啊 像你这样的人 怎么可能捆绑在别人身上 是我没弄懂你 也是我高估了自己”


“maru”大仓看到现在路中间弯着腰的丸山 连忙跑了过去


“走 我们先回去”大仓扶住有些歪歪扭扭的丸山


“不用 你不用管我 我要离开这里”丸山推开大仓 自己踉踉跄跄的走到一边的木椅上 用手扶着额头 大仓并不能看到他脸上的表情


“如果我知道 他要见你是跟你说再见的话 我肯定不会去找你”大仓看着丸山的样子自责极了


“你不要这样 说到底也是以前的过错 我曾跟你说过 别太嚣张 没有谁的感情是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 时间在变化 现在已经不是当初在学校 你早该知道人都是会变的”


任凭大仓说多少话 丸山始终没有抬起头来 他身上哪还看得到一点当年那个张扬热情的少年的模样 他低下的头只是在拼命忍耐那个不想流缺仍要涌出的眼泪


“maru 你可以做些别的啊 看这样子 subaru是再不会回头了 你也应该重新振奋起来 不要困在过去的事里”


丸山缓缓抬起头来“你知不知道 subaru离开京都的日子 我没有一天是高兴的 虽然我表面上已经不再在意 事实上我没有一天习惯过这种生活 我的平淡是我理所当然的认为他在东京也同样忍受着这种不习惯 甚至我认为他拼命的工作是为了不去在意我 而现在我才发现 当我不再是他心中的光时 他也可以像对其他人一样冷漠的对我”


“maru”大仓看着站了起来的丸山喊了他一声


“没错 我的确不再是他心里那束阳光了 他要离开就让他离开吧”丸山边说着边踢走了脚边的空罐子


丸山抬起头 午后的阳光刺的他睁不开眼 他拿手挡了挡额头


“真的?你真的跟他说你放下了?”病房里的村上瞪着大大的眼睛看着涉谷


横山拍了拍村上也问道“你是认真的吗?托大家一定让maru来就是说这个?”


“是的 我很了解maru 我也觉得该说给他听我的真实想法 我在他身边太久了 因为喜欢所以他的所有我都喜欢 现在这样已经没有继续的必要了 我之所以要告诉他 也想放他自由 别看这样 在他心里 我们一定从来没有分开过”涉谷淡淡的说道


“他会疯吧”村上边说边看着横山想要他说些什么而横山并没有说话


丸山回到了工厂 他疲惫的样子被厂主全都看在眼里


“maru 要不要一起喝一杯?”厂主笑着看着他


丸山点了点头跟着厂主去了热闹的酒馆


“大口喝掉 今天可以请你 明天可要卖力干活啊”厂主拍了拍丸山的肩膀说道


丸山默不作声的一口气喝掉了杯子里的啤酒然后还打了个隔 惹得厂主哈哈大笑 厂主又糊弄了丸山多喝了几杯 不知道是不是酒精起了作用 丸山脸上的忧愁没有那么明显了


“小子 你年纪轻轻的到底有什么烦心事啊 听我那个老朋友说你还是不错的大学毕业的 干嘛不正经找份工作 你看 就前几天来找你的那些朋友 看起来都很不错的样子”厂主晃着丸山问道


丸山摇了摇头并没有回答反而又把手中的啤酒喝光了


“像你这个年级的高材生一般尾巴都翘的老高了 怎么甘心在我这里听我指挥你”


“我啊 是个没用的废物 在学校里张牙舞爪可就职怎么就不顺利 我也奇怪啊”丸山带着酒意竟开了口


“这怕什么 一个不行就两个 总有适合的”


“我已经没有心情了 我的人就在我失落的时候走了 我还有什么可积极的”


“是为了姑娘啊 好男儿才不会为了姑娘一蹶不振 你要振奋 让她后悔离开你”


“是啊 是为了姑娘啊 不过都没用啦 他已经离我而去了 再也不会见面啦”


“maru 你记着 世上可没有绝对的事情 如果你俩再见到面 你一点变化没有不是白白让人家笑话嘛”厂主说这话时收起了酒意认真的看着丸山


“一时失意不丢人 怕的就是在心爱的人面前一直丢人 如果我是你 我一定让那姑娘大开眼界”厂主抓着丸山的肩膀说着等他的回答


丸山撇了撇头 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好了 今天就到这吧 明天还要干活 小子 自己的人生你可考虑清楚了”说着厂主站起身来准备结账


丸山扶着有些醉意的厂主还伴随着他的歌声一路走了回去


再见6

丸山薅了薅自己的头发 长时间酣畅淋漓的劳动让自己不仅忘了很多事也忘了收拾自己的形象了 自从前些天大仓把涉谷住院的消息带来之后 丸山总不想让自己闲下来 闲下来时总会不自觉的开始回忆过往的事情 让他很是烦躁


丸山从床上下来准备洗个热水澡 却听到了手机振动的声音 他打开手机看到仍然是大仓的电话又把手机翻了过去 他刚刚从浴室出来 头发还嘀嗒着水滴 但急促的敲门声硬是将他吹头发的动作打断了 丸山疑惑的走向玄关 心里想着敲门声这么急促不会是出什么事了


丸山刚刚打开门就被一个有力的手掌推了一下 他轻皱起眉头定睛看了一下 眼看着是横山拉着同样皱着眉头的村上 村上见到丸山大喊着冲进屋来连横山都拉不住


“你发什么疯呢”村上喊道


丸山有些不解的看着然后转向横山问道“你们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村上正要开口被横山打断了


“subaru住院的事你不是知道了吗 为什么不去看他呢?”


“我已经决定过新的生活了 他现在已经是大明星了 有的是人围在他身边 我要见他还要特别安排 何必呢 我又不是大夫 为什么要为过去的事情操这分闲心”


“你!”村上边说着又要冲丸山过去 横山连忙挡在面前


“但愿你真的是这样想的 不然 你一定会后悔的”横山说完拉着村上要走


“等等”眼前突然叫住了他们


“他病的很重吗?听说要出国去治疗”丸上问道


“并不算太严重 只是需要休养 他在东京过于拼命了 本来就不是个硬身体 时间一长就熬坏了”横山淡淡的说道


丸山并没有在说话 他只是低着头沉默不语 横山见状就离开了


中午休息的时候厂主拿了罐咖啡给丸山然后坐在了他身边“最近你朋友们找你找的很频繁 是出什么事了吗?”厂主淡淡的问道


“没 没什么事”


“给你放个假 不过只有两天 来得及吗?”厂主说道


“我没……”


“别扭扭捏捏的了”厂主边说边推了丸山一把


“maru 你在这里不是与世隔绝 你该多些勇气 还有 两天的假期回来要用休息时间补回来的”厂主边说边朝丸山挥了挥手就走开了


丸山握着手里的咖啡罐 又想起了涉谷离开时的事 这些年他本不再抱有幻想 如果不是涉谷来 自己也不会多些烦恼 可是啊 这些烦恼是从哪来的呢 丸山想着想着眼睛里的泪水就这样顺着脸颊滴到了手背上


“subaru啊 我是缺少再见你的勇气啊”


丸山到了医院并没有联系大仓 而是想自己打听涉谷的病房 可涉谷如今是公众人物 自然不会有人轻易告诉他 他想了很久 最后还是用手机发了信息给涉谷 “你的房间有人吗?”


丸山并没有收到回复 但是却有人找到了他 并带他去了涉谷的病房 那人把丸山领到病房门口就走开了 丸山一个人现在门外 他深吸了口气才推开了房门 他一走进去就看到涉谷直愣愣的看着他 丸山有些不知所措只能先走进去坐在涉谷旁边


“你还好吗?”丸山问道


“没什么问题”涉谷笑了笑


“我 我这次来是想和你道歉的”丸山略显紧张的说道


“无论是当初还是现在 最麻烦的人一直都是我 我不该将自己的懦弱归结在你的身上 我……”


“maru”涉谷打断了丸山的话


“我从不认为你麻烦 懦弱 相反的 我认为你热烈开朗 我的离开并不完全是你的问题 我走的时候并没有对你有什么怨念 现在也一样 我一直想告诉你 我要去美国了 走之前无论如何也想告诉你 我 早就放下你了 所以 你也不用有什么不自在的地方”


涉谷的话让丸山哑口无言 他呆呆的看着涉谷 竟没注意窗户开着吹进来的风 涉谷起身将窗户关上 回过头来看着丸山的背影 或许失望和放下是一样的吧


再见5

丸山将脱下的西服上衣扔到了沙发上就一屁股坐了下来

“你回来了”涉谷停下了摆弄吉他的手

       丸山看起来心情不是很好,他敷衍着点了点头,这已经是这些天来常见的场景了,面对着即将要必要的情形,不知道为什么丸山在求职的路上走的不是很顺利,明明他从小到大无论从性格、长相还是交际能力都是令人称赞的能手,可偏偏到了现在让他备受打击

“还是不行吗?”涉谷问道

丸山并没有回答,他抬起头来看着涉谷,涉谷还没有放下手里的吉他

“你也该考虑一下未来的事了,subaru”

“yoko为我介绍了一家乐器行,我可以在那里做吉他老师”

“你倒是随遇而安,到那种地方去和上学时候打的零工有什么区别”丸山冷笑着说道

“因为我还有乐队”涉谷淡淡的说

“不是叫你推掉的么”丸山不耐烦的边说边去打开冰箱拿了罐啤酒出来

“做那种事你准备以后怎么办?你不会以为自己可以凭借一个三流乐队出道做明星吧”丸山说着就喝起啤酒来

涉谷没有说话

“赶快退掉吧,找一份正经的工作去”丸山擦了擦嘴说

“我不会推掉的”涉谷回答

       丸山看着涉谷楞了一下,这是涉谷第一次这样明确坚定的拒绝他的建议,原来的涉谷虽然特立独行却没有什么十分坚定的事情,丸山似乎不太习惯涉谷把自己的叛逆用在他的身上

“你什么意思?你真的想着做明星梦吗?”丸山问道

“我只是想做自己想做的事而已”

“好,随你”丸山说完赌气似的跑到卧室关上了房门


毕业的日子很快就到了,丸山似乎摆脱不了自己身上笼罩的乌云,他去冲了个澡出来看到涉谷正坐在沙发上发呆

丸山用遥控器把电视打开来让涉谷回过神来

“你想什么呢”丸山问

涉谷没有立刻回答,他等丸山坐下来换着频道才问道“你的工作还顺利吗?”

“嗯,还好”丸山不以为然的说道

“maru”涉谷轻唤了一声丸山的名字

丸山疑惑的回过头来

“maru,我大概要去东京了”涉谷面无表情地说

“什么意思?”

“东京的一家事务所看了我们的演出,他们想要签下我”

“是骗子吧”丸山笑了笑说道

涉谷拿出了合同给丸山看,丸山看着心里突然有些慌乱,他忙把合同还给涉谷

“合同都签了,还和我说什么”

“我还没有决定......”

涉谷的话还没有说完,丸山就用几乎暴跳如雷的方式打断了他

“决定什么?这不就是你想要的么!怎么?要我出言挽留你吗?我不会的,不要说什么当初都是因为我才留下的,你去吧,我可是要在京都过普通平常人的生活!”

丸山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慌乱的说下了这番话,只是说完了他也没有看涉谷,涉谷的表情他清楚的很,涉谷就算是生气也不会直接说出来,他只会用他一贯冷漠的样子示人,这次,涉谷一句话都没有多说

接下来的日子涉谷很快收拾好了行李,他临走的时候丸山就坐在沙发上佯装看着电视,当门关上的那一霎那,丸山低下了头

再见4

涉谷第一次看见丸山的时候,丸山的眼睛闪着亮光似乎是由内而外的闪耀着

而那时候的涉谷是个高傲冷漠的少年,他的冷漠让喜欢他的人只敢默默地私下欢喜,于是越来越没有人敢靠近他,他的身边最后谁也没有剩下,丸山却是个和他分于两边的极端,喜爱他的人都可以聚集在他的身边,他常常不经意的微笑都能让人觉得快乐不少

就是在一个温暖如丸山笑容的下午,当丸山拿着篮球从涉谷身边经过的时候,当冰山遇到太阳,谁的温度更强烈谁就可以影响谁,冰山并没有太阳的力量,所以,涉谷看见了丸山......

从此之后,两人便有了交集,丸山对于涉谷似乎也很感兴趣,涉谷浑身散发着生人勿扰的气场,可这似乎使他更有些魅力了,丸山总是会时不时的打扰下涉谷,而涉谷也并没有表示反感,直到涉谷对这种近乎于骚扰的示好方式习惯之后,他开始追随着丸山的脚步,即便他仍然不愿意接触其他人,却可以和丸山有说有笑,丸山也很善解人意的总是单独和涉谷同行

丸山知道涉谷大概是喜欢他的,任何人是不是喜欢自己这件事,其实是很容易感知的,丸山很享受被涉谷这个浑身散发傲气的人追随的感觉,所以,他高中三年游走在这种沉醉之中无法自拔,毕业前的一天涉谷叫住了他,第一次终于说出了喜欢丸山这样的话,而丸山用他的招牌笑容和兄弟似的举动模棱两可的搪塞了这段告白

直到有一天突然丸山也叫住了涉谷

“subaru,和我去京都吧”

丸山说的很轻,却说得很有味道

“没问题”

涉谷回答的很坚定,用他一贯的面无表情


“你明知道他会答应的”大仓说着打开了手里的汽水

“是啊”丸山淡淡地说道

“maru......”

大仓似乎欲言又止

“我喜欢被他追随,但是总有一天、总有一天这种感觉会消失吧”

丸山扬了扬嘴角笑着说道

“可我怎么觉得......”大仓没有再说下去

这之后,涉谷和丸山一起报了京都的大学,一起去了京都


大仓推开了涉谷的病房门

“我见过maru了,他应该会来见你的”大仓对涉谷说道

涉谷仰起头来,那样子和上学的时候基本没有变化,还是那样盛气凌人,只是涉谷早已把那些年少时候尖锐的棱角换成了平缓些的弧线

“subaru,你是我见过最有勇气和耐力的人,maru他不会让你失望的,因为他也是个有骄傲的人”

“去了美国之后,想要经常见面就不是很容易的事了吧”涉谷自顾自的说道

“是啊”

涉谷看着窗外,慢慢的嘴角有了微笑......


再见3

丸山已经不记得自己怎么逃跑一样的离开了大阪,那个地方太可怕,丸山决定这辈子再也不要回到那里去了,也绝不再见到涉谷

我没有忘记自己是个失败者,不需要你们来提醒我,为什么偏偏不肯放过我!

丸山躺在自己的床上,用被子盖住自己的脑袋紧紧的闭上眼睛不去想任何事

但即便是这样,他还是能在脑海里画出涉谷的模样,丸山猛地把被子掀开了

“如果没去见他就好了”丸山这样小声嘟囔着


丸山从大阪回来之后好几天都留在家里,连打工都旷掉了,小酒馆的老板娘因为好多天没有看见丸山开始有些担心,她刚刚要拨通丸山的电话就看到店门被一个蓬头垢面的年轻人拉开了,老板娘楞了一下看到如此落魄的丸山惊讶极了

“maru?你是怎么了?”

“请先给我一杯啤酒吧”

“笨蛋!你这是怎么了?”老板娘边用责问的语气问道边倒了杯啤酒给他

丸山一言不发的把杯中的啤酒全部喝掉了,老板娘见他的样子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过了一会老板端了一晚热腾腾的面放在丸山面前,示意老板娘先去忙别的

老板娘去了后厨之后,店里就只剩下丸山和老板

“我有个老朋友他那里缺个帮忙的,你要不要过去?虽然需要搬搬抬抬的,但是你还年轻也有力气,他会管你吃住,等你想明白了,或者说想清楚自己想做些什么,那时候再回来怎么样?”

“......”

“你可以考虑一下,不想去也没关系,想吃东西的时候就到这里来,不要再消失这么久了,老太婆会担心啊”老板笑着说道

“我.....”

“maru啊,男人总是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事,逃避一时并不可耻,但是不要逃避一世,更不可以就此堕落”


丸山听了老板的话,去了老板朋友的工厂帮忙,那是个不太大的小厂房,厂主是个很好的人,在这里没有认识丸山的人,大家都很朴实也很热情,丸山在这里开始慢慢适应了下来

“maru,外面有人找你”

“谁会找到这里来啊”丸山自言自语的说着

门口站着一个穿着西服的高个子男人

“哟,maru”

“okura?你怎么找到这的?”丸山惊讶的问道

“我去过小酒馆了,老板把地址给我的”大仓把手里写着地址的纸条朝丸山晃了晃

“什么时候结束?一起吃晚饭吧”

“要等一会”

“没关系,我等你”


大仓等到丸山工作结束之后带他去了家在丸山看来很不错的店里

“看来你也是赚了不少”丸山随意的说着

大仓朝他笑了笑

“maru,我们很久没见了吧”

丸山边吃着东西边敷衍似的点了点头

“你还真是冷淡啊”大仓尴尬的笑了笑

丸山并没有说话,即便坐在他旁边是他最好的朋友,可他现在仍然不想要和他说话

“maru,我有件事想跟你说”

“嗯”

“subaru住院了,就在我们医院”

丸山楞了一下,随即又开始若无其事的吃起东西

“你去看他的话,我可以安排”

“我不会去的”丸山说的很坚定,几乎没有任何的犹豫

“你未免有点无情啊”

“如果你要说这个,我要回去了”丸山站起身来准备离开,大仓一把抓住他的胳膊

“你如果走就把帐结了”

丸山听了又坐了下来

“maru,我跟你是什么交情,我会不了解你么,这么长时间,你没联系我,我也没有强行出现在你面前,那么,现在,真相酒馆老板说的那样,你还是没想清楚吗?”

“我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我想跟过去彻底做个了断”

“怎么了断?没有过去,哪里有今天的你?subaru为了你去了京都,又稀里糊涂的到了东京,他现在的风光里含着多少不甘心,这些都是谁造成的?”

“maru,你要知道当初subaru为什么那么喜欢你,他那么傲气的人可以为你改变,即便你现在和以前判若两人他也没有低看你,一直耿耿于怀的只有你自己而已”

再见2

“哎,subaru我话还没说完,你要去哪啊?”

“我想出去走走”涉谷笑着说

“奥,我都忘记了,你以前在京都待过”

 

涉谷独自一人走在京都的街道上,这和几年前他离开时并没有太多的不一样,只不过有些记得有些不记得罢了,他在户外的广告牌上看到自己的时候还是不自觉的站住了,回忆像海浪一样将他浇了个遍

 

“你站在这会被发现的”

涉谷听见声音连忙回过头来

“你怎么跟过来了?”涉谷看到锦户才松了口气

“我怕你想不开啊招财树”锦户用着有些无赖的语气对涉谷说

涉谷一踏上京都的土地,浑身的气场就变了,锦户看了很不舒服,明明是个傲气十足的偶像,为什么变得像个幽怨的少妇一样,所以他一开始就不想让涉谷到京都来

“放心吧,我会当一辈子的偶像,让你赚到疯”涉谷笑着说

锦户看到涉谷笑了也扬了扬嘴角

“明天是最后一天,之后我们就去大阪,你可以和你的朋友好好叙叙旧了”

 

涉谷在离开京都之前去了一家以前经常去的小酒馆,想跟老板和老板娘打声招呼,他特地挑在还没有营业的时间敲了敲门,老板娘开门的时候惊讶的很,连忙招呼涉谷进去并喊出了老板

老板娘倒了杯啤酒放在涉谷面前

“知道你来京都了,没想到你还找得到地方过来看我们”

“我也才去东京没多久啊,既然来了,想到以前经常会麻烦你们,总要来打个招呼”涉谷笑着说

“你哪里会有什么麻烦,倒是maru真的比较麻烦啊”老板娘笑着说

涉谷听到丸山的名字,垂了垂脑袋微微笑了笑,老板娘似乎感觉到涉谷的异样,所以没再说什么,她知道涉谷当初突然就离开了京都,只剩下丸山一个人,而她也不知道是为什么,现在看到涉谷的样子,想到大概是没有那么愉快的分别吧

涉谷也感觉出老板娘顾虑自己情绪的沉默,他连忙抬起头来

“那么,丸山怎么样?他还经常来这里吗?”涉谷轻声问道

“他呀,还和原来一个样子”老板娘看涉谷提起了丸山便笑着和他聊了起来

“总是吃饱了睡,睡饱了吃,都这么大的认了,还让人操心,你说你们以前那么要好,你现在成明星了,他怎么还是这么不长进啊”

“这么说他还在京都?”涉谷问道

“是啊,不过你们两个没有联系吗?他前几天被他的伙伴叫到大阪去看你的演唱会了啊”

“他去大阪了?”

“对啊,明明在京都也会唱,干嘛跑到大阪去,如果留在京都,说不定还能碰上面,这个傻瓜”老板娘自言自语似的责怪着丸山

为什么要跑去大阪呢?是怕在京都遇到还是希望在大阪碰到呢?涉谷默默的想着

 

“为什么你到了大阪也是这副样子啊”锦户看到涉谷并没有因为离开京都而变会原来的样子感到有些不满

锦户突然凑到涉谷耳边小声的问道“你实话告诉我,你在老家是不是做了什么不好的事”

涉谷疑惑的看着他

“什么不好的事?”

“我哪知道,我看你总是摆着一副上战场似的表情,还以为这里有你的仇人呢”锦户打趣的说道

“我很久没回来了......”

“有些紧张?”锦户打断了涉谷的话

“你不想说就算了,总之演唱会结束了我们就走,你也别想像在京都一样在街上走来走去,我看呀,以后要少让你回来”锦户说完就靠着后背闭上眼睛示意涉谷他要睡一会

涉谷撇了撇嘴也没说什么

 

虽然涉谷心里有些事想不明白,但他在大阪的演唱会依然很成功,早在他来之前,横山就说过会来看他演唱会,但是因为人太多了,涉谷并没有找到他们,直到演唱会结束才见到一直在等他的横山

“走吧”

“去哪里啊?”涉谷问道

“你现在变成明星好啰嗦啊,以前都不问这么多的”横山笑着说

横山开车带着涉谷,大阪的街道更让涉谷觉得熟悉,他们也就开了一小会,横山就把车听了下来

“还记得这吗?我在里面订好了位置”横山边说边带着涉谷进去

涉谷是记得的,他在离开大阪之前也是和横山他们在这里吃了晚饭,横山带他走到比较里面的房间,把门打开的是村上,他看到涉谷来了连忙推搡着把涉谷拽了进来

“呐,maru你看谁来了”

就是因为村上的这一句话,涉谷和丸山两个人感觉到空气凝固住了

“喂,你在干嘛,打招呼啊你们”村上拍了拍坐在那里的丸山

丸山随即反应过来超涉谷笑了笑“哟,好久不见”

涉谷却没有这么快反应过来,丸山穿的很随意,打招呼的语气也很随意,但是那张笑脸却让涉谷久久不能恢复过来

“subaru?”横山在旁边轻声叫了涉谷的名字

涉谷这才反应过来四周看了看,涉谷被他们安排坐在了丸山的对面,村上举起酒杯

“祝贺subaru演唱会的成功,也为我们相聚干杯”

大家碰了杯,丸山和涉谷对上时,丸山还是超涉谷点头微笑着

村上的情绪太过高昂,不一会就喝高了,他跑去了厕所,横山也不知道去了哪里,此时屋子里就这样巧妙的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

丸山不喜欢这种过于沉闷的气氛,他挠了挠脑袋,有些尴尬似的笑着说

“啊,真没想到我还能和大明星坐在一起啊”

涉谷并没有说话

“怎么样subaru?做明星的滋味很好吧”丸山依旧进行着他尴尬的对话

而涉谷却并没有回答什么,涉谷的沉默让丸山也无计可施,他们干坐了一会,涉谷开了口

“我去了京都的酒馆,老板娘说你现在还在打零工”

听了涉谷的话,这次似乎轮到丸山沉默了,他听着涉谷的话,把手搭在椅子靠背上,再懒散的抓了抓头发

“一发薪水就去喝酒,然后就是睡觉,你是不是忘了你当初说的话了?!”

“打住!”丸山有些不耐烦的正过身子来打断了涉谷

“涉谷大明星,你想教训我还早着呢”

“你太让人失望了”涉谷看着丸山面无表情的说

“我有给过你希望吗?”丸山冷笑了一声说道

“我没什么可说的了,告诉yoko我先回去了”涉谷从钱包掏出钱来放在桌子上,穿好衣服准备出门

恰巧横山进来了

“你去哪?”横山问

“钱我已经放在桌子上了,锦户在等我,我要回去了”

“喂”

任凭横山的呼喊,涉谷也没有停下脚步

“你是怎么回事?我看到hina喝成那样才先去结账想要带他先走,让你们叙叙旧,你跟他说什么了让他气成这样”

丸山没有说话,也站了起来穿上了衣服

“钱我没有,等发薪水再给你”丸山边说着边走出了房间

 

涉谷出了店门才拨通了锦户的电话,他在附近找了个角落等待锦户来接他,正好他看到丸山也匆匆的出了店门,涉谷知道,丸山是要回去而并不是出来找他,过了一会涉谷的手机响了起来,原本以为是锦户的电话,可却是一条横山的信息,横山发了丸山的电话给他,涉谷正犹豫着,锦户的车就停在了他的面前,涉谷随手关了手机上了车

 

丸山走了很久才意识到这是在大阪,他还是住在横山家里,所以他这么匆匆地跑出来又掏了掏空空的口袋,发现根本哪里也去不了,还好他的口袋里还有仅存的几根烟,他只好点上烟来驱赶烦躁的情绪,丸山边抽着烟便开始后悔自己果然不该来大阪,不来就不会听到涉谷说的话,也就不会这样烦躁,丸山觉得自己被涉谷小瞧了,而他却是这样无力,根本反驳不了,但是他不愿意听涉谷说自己现在的境况,从前他在涉谷面前永远都是趾高气昂的样子,就是因为当初涉谷说的一句喜欢你,让丸山从此特别张扬,他始终认为他的烦躁都源于今天的一切都反过来了,不,不只是今天,而是当初涉谷说要离开京都时,大概就反过了来了吧